张敬伟:东亚系列峰会看中美影响力变化

张敬伟:东亚系列峰会看中美影响力变化
时势透视 在泰国举办东亚协作领导人系列会议,本年不见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身影,连副总统彭斯也没有与会。在亚细安-美国峰会上,美方代表是刚刚就任的国家安全参谋罗伯特奥布莱恩,乃至不是国务 时势透视在泰国举办东亚协作领导人系列会议,本年不见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身影,连副总统彭斯也没有与会。在亚细安-美国峰会上,美方代表是刚刚就任的国家安全参谋罗伯特·奥布莱恩,乃至不是国务卿蓬佩奥。或许,特朗普和彭斯是为了国内业务(应对大选和面临弹劾)而缺席,但给人的印象是美国疏忽亚细安东亚区域。在此之前的日本新天皇即位庆典上,美方嘉宾也仅仅部长级的华裔赵小兰。这简单让人联想,美国对日本都不注重,怎么会喜爱亚细安呢。美国退出包含日本和亚细安多国的《跨太平洋同伴联系协议》(TPP),等于扔掉了奥巴马年代的地缘政治(亚太再平衡)和地缘经济战略。美国寻求的是光秃秃的利益至上,即以交易战和索要安保费为手法的“美国优先”。日本、韩国、北约、欧盟、加拿大等都被特朗普政府“勒索”,美国和传统盟友的联系史无前例的糟糕。美国疏忽东亚系列峰会,也就水到渠成了。美国疏忽盟国成常态,日本和亚细安也学会了习惯。对此,德国之声中文网揶揄美国放了亚细安“鸽子”;美联社则直言白宫“前三把手”的缺席,让印度、日本特别是我国领导人“留下了能够添补的真空”。被疏忽的亚细安各国也还以色彩。在“亚细安-美国峰会”上,奥布莱恩宣读了特朗普的亲笔信,约请亚细安领导人参与来年头的“特别峰会”。不过,除了东道主泰国,以及越南和老挝的国家领导人参与接见会面,亚细安其他七国派出的是外交部长。简言之,亚细安多国以等级对等的方法,在会场揭露回应美国的小看。以往东亚系列峰会,是美国挑起反华议题的重要场所。现在,我国和亚细安以及日本、澳洲、韩国、印度、新西兰的联系融洽许多。通过七年困难商洽的《区域全面经济协作同伴联系协议》(RCEP),完成了悉数文本商洽及实质上一切市场准入商洽;尽管印度没有谈成,包含15国的RCEP仍然可谓国际上最大的自贸区。RCEP呼之欲出,也隐喻着中美影响力的改变。RCEP虽由亚细安主导,但我国加力推动,相对于美国主导的TPP,日本和亚细安的TPP成员对RCEP并不活跃。一方面是TPP自贸水平更高,另一方面是参加美国主导的TPP,更契合日本和相关亚细安国家的愿景。更要者,日本有必要借力美国来制衡我国;亚细安对我国战略影响力还心存疑虑,尤其在南我国海岛屿主权存在争议的情况下。美国退出TPP,日本尽管主导推动缩小版TPP(跨太平洋同伴全面发展协议,简称CPTPP),但声称“全面发展”的TPP,在区域影响力方面大幅缩水。在此形式下,RCEP也开端从头取得日本和亚细安各国的注重。16国的RCEP和12国的TPP比较,整体实力更胜一筹,尽管RCEP在自贸水平上略低一些。因为我国、印度、韩国等参加其间,RCEP的区域一体化规模也从亚太扩展到印太,即便印度最终退出,RCEP在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方面,也不亚于被美国炸毁的TPP。TPP的解构和RCEP的建构,凸显美国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破坏者,我国则是建设者。通过中美交易战叠加科技战的博弈,中美两国已成国际公认的“唯二”强国。在美国成为交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标志的一起,也将我国拱为全球化的维护者和多边主义的引领者。因此,本次美国“前三把手”缺席东亚系列峰会和RCEP的商洽效果,凸显中美两国在亚细安和东亚区域的此涨彼伏。我国影响力在提高,美国影响力在下降。中美两强的进退拉锯之中,也凸显广义上的东亚区域发作的战略性改变。尽管美国在东亚区域仍然具有无与伦比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日本、澳洲、韩国和美国的亚细安盟国仍然将美国视为盟主,希望强化对美同盟联系。实际很严酷,特朗普年代的美国仍是寻求“美国优先”,对同盟职责也开端庸俗化和名利化。美国不断的“退群”,更显示这个全球仅有的超级大国,不肯也无力承当更多的区域和全球职责。这当然和特朗普的政治特性相关,但根本原因仍是美国长时间堆集的表里对立,使其不得不内政优先和外部“退群”+“索债”。为了安慰亚太盟友,美国画了一个不切实际的地缘政治圈——将亚太扩展到印太。但是,美国“前三把手”缺席东亚系列峰会,很难证明美国注重东亚和亚细安区域。所谓“印太战略”也成了美国给的“画饼”。中日联系改进,亚细安在中美两强之间不再选边以及RCEP的商洽效果,凸显中美区域影响力此长彼消的新改变。作者是我国察哈尔学会高档研究员我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